1965年神秘生物第三類接觸 轟動法國

更新時間:2017-11-17 12:49 互動: 文字大小: 瀏覽: 手機瀏覽

在1965年6月的最后一周中,居住在法國阿爾卑斯山區瓦朗索勒(Valensole)北部的莫里斯·馬斯(Maurice Masse)每天早晨都會發現田里有一些薰衣草被人拔掉了。雖然這并沒有給他帶來多大損失,但馬斯覺得非常煩人,他希望能早日揪出這個肇事者。

  7月1日凌晨5:45,馬斯在啟動拖拉機開始一天工作之前,習慣性地靠在東邊葡萄園的一根七英尺高的石樁旁抽煙。葡萄園的南側就是那片薰衣草田,突然,一陣嘯叫聲響起,馬斯被嚇了一跳,他趕忙從石樁后面走出來一看究竟。

 

  馬斯認為自己看見了一架著陸的飛機,并有可能是還在試驗的新機型,因為飛機的外形有點奇怪:它的大小類似于一輛雷諾杜菲因汽車,形狀如同一只橄欖球;它靠四只支腳停在田中,中間還有一根類似主軸的裝置直插地面;

 

  它停在葡萄園南側的薰衣草田中,距馬斯大約二百英尺;飛機旁邊站著兩個人形生物,馬斯事后回憶稱它們的大小和輪廓如同一個八歲的男孩一般。六周后,馬斯講述了當時的情形:

  我知道我所面對的絕對不是人類。我穿過葡萄園朝它們走去,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它們。那兩個人形生物面對面的坐著,似乎在觀察地上的薰衣草。

 

  馬斯小心地在葡萄架中穿行,盡量不引起它們的注意;當實在沒地方遮掩后,他就跨進薰衣草田,大步流星朝它們走去。

  馬斯已經完全暴露了自己,那兩個生物也注意到了他。它們站起身來,于是馬斯仔細觀察了這兩個生物:它們穿著灰綠色的工作服,光滑的頭部長得就像一只南瓜,沒有一根毛發;

 

  手和頭部一樣,也沒有一根汗毛,這和人類完全不同;它們的眼睛大而歪斜,嘴巴上沒有嘴唇,只是一個小點而已;下巴非常尖;

  它們站直后還沒有四英尺高。馬斯聽見了呼嚕呼嚕的聲音,似乎是它們在彼此交談,但馬斯看見它們的嘴巴并沒有動。

  馬斯并沒有繼續透露隨后發生的事情,只是堅稱它們表現得非常友好,雖然它們并不是“來自地球的人類”。調查者在隨后的幾年中對馬斯軟磨硬泡,但他總是三緘其口。

  馬斯打定主意要保守住秘密,只是透露他與它們進行了通過心電感應完成的溝通。當時,其中的一名生物從它身體左側的皮套中掏出一個鉛筆狀的物體沖馬斯晃了一下,他就立刻被定住了。

  這兩個生物的身側都有那樣一個皮套。隨后,這兩個生物快速地通過一道滑動門,進入了飛船。UFO嘯叫著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西方飛去,數秒鐘之后就消失了。馬斯在近二十分鐘后才恢復了知覺。

  隨后他上前察看剛剛UFO著陸的地方。地面上,UFO支腳和中軸留下的痕跡清晰可辨。馬斯嚇壞了,他到鎮上去找他一位開咖啡館的朋友講述了他的經歷。

 朋友認真傾聽了他地敘述后。并沒有表示出絲毫的懷疑,因為他十分清楚馬斯的為人。他建議馬斯立即和一些相關部門取得聯系。馬斯突然有些后悔將整件事和盤托出了,于是稱他只是在開玩笑,不能當真,然后就離開了。

  他的朋友相信馬斯是嚴肅的,于是和其他人分享了這一離奇的事件。后來,幾乎整個村子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沒過多久,整個法國都為此而震驚了,馬斯也迅速被警方調查員、記者和飛碟學家所包圍了。

 

  當天晚上,馬斯和他18歲的女兒到現場察看。他發現中間的洞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這個洞就像是一個倒置的漏斗,早晨的時候,洞里灌滿了泥漿,但現在,洞里的泥漿卻像水泥一樣堅硬了。

 

  由于擔心現場有放射性物質或其他危險能量,馬斯趕緊讓女兒不要靠近(后來的檢測并沒有發現輻射的存在)。

  第二天,一名去現場查看過的居民這樣描述到:

  我確定我看到了它的蹤跡,在陽光普照的薰衣草田,有新疏松過的土壤,還有UFO剛留下來的奇怪印記。

  地面上有一片直徑大約為1.2米的凹地.凹地中心是一個直徑18厘米、深40厘米的圓錐形孔洞,洞的周圍是四條8厘米寬、大約2米長的凹槽,四條凹槽組成了一個以中間孔洞為中心的十字架。這片凹地的土壤已經被壓得非常緊致。

 

  在遭遇UFO的三天之后,馬斯感覺自己全身的能量都在急劇地流失。他每天的睡眠時間都會超過1 2個小時,如果不是家人叫他起來吃飯,他可能會睡更長的時間。幾周之后,他才逐漸恢復了以前的睡眠習慣。

  8月8日,法國頂尖UFO學家艾梅·米歇爾訪問了馬斯并查看了現場。他發現,在薰衣草田中,可辨認出的UFO起飛軌跡長達100米,甚至更長……一直延伸到馬諾斯克方向上的那座小草屋。這些痕跡有7月1日之前留下的,也有7月1日當天留下的。米歇爾使用顯微鏡進行了分析,結果發現:

 

  每棵植物的一個或兩個(有時會更多)小枝都已經變干,就如同受到強熱的炙烤或秋天自然枯萎一般。用手指很容易就可以將它捻成粉末。

  8月8日,一些帶有干枯枝椏的薰衣草在UFO著陸點100米外的起飛軌跡之下被發現,這些薰表草上未干枯的小枝并無任何異樣;出現異常的薰衣草呈2~3米寬的長條分布。

  遺憾的是,至今仍沒有哪個實驗室對這些痕跡進行分析,因此這些可能非常重要的UF0證據并沒有被很好地記錄下來。

  1967年8月21日,米歇爾和《飛碟觀察》編輯查爾斯·鮑文采訪了馬斯。馬斯表現得非常平靜。這和米歇爾兩年之前所見到的馬斯完全不同,那時的馬斯將愁苦毫不掩飾地寫在了臉上。


西游争霸手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