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未解之謎 > 正文

清朝歷史未解之謎:皇太極改大清國號究竟隱藏著什么玄機?

更新時間:2018-03-25 20:37 互動: 文字大小: 瀏覽: 手機瀏覽

大清朝為什么會叫清朝呢?清朝的國號是怎么來的?在1636年皇太極易“金”為“大清”,不過當時并未說明國號之由來,致使“大清”國號成為一樁歷史懸案。

  這“大清”國號究竟隱藏著什么玄機?對此,后世學者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大清國號起源之謎歸納總結為六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源自青色。有人引用乾隆皇帝“天造皇清,發祥大東”之詩句,提出以五色配五方,則東方為青色。但將“大清”與青色相聯系,似乎有些牽強。

  第二種說法:發音近似。如有人認為“金”與“清”音接近,將原金國號改為清,是選取發音近似的合適字代用。

  第三種說法:源自古代傳說。如有人提出皇太極改金為清,源于歷史上少昊金天氏傳說。少昊金天氏稱父為清,且又稱土為清,胙土于清。皇太極將金國比作少昊金天氏,金天氏胙土于清,故采用“清”國號。

  第四種說法:周室受命。如在古書《尚書》、《詩經》、《周頌》書中均能找到“清”字,據此,“清”乃周室受命之象征,皇太極改國號或許是將自己的事業比附周武王之大業。

清朝歷史未解之謎:皇太極改大清國號究竟隱藏著什么玄機?

  第五種說法:以水克火。有人認為朱家大明的“朱明”二字都具火意,以水克火,符合五行相克說。再則,因“火克金”,起先的金國號不吉利。皇太極以清為國號,明確顯示其取代大明的意圖。

  第六種說法:籠絡人心。有人認為皇太極在改“后金”為“清”的前一年,已廢除“女真”族號,改為“滿州”。而“滿州”在滿語中音近“曼殊”,本是佛名,意為“清之帝王”,是佛的化身。因此他用“清”代“金”,對籠絡各族人心和進一步取代明王朝,作用都比“大金”或“后金”來得大。

  以上幾種說法各有其理,又互為補充。以此可見,1636年皇太極易“金”為“大清”,可能是各種內、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有趣的是,皇太極的“崇德”年號與明朝的“崇禎”年號相近似,而與明朝的“崇尚禎祥”相對,他的“崇尚道德”,似乎是將自己置于高出明朝的地位。

  大清國號起源的真正原因,想必皇太極最清楚不過了,遺憾的是史料中并未記載國號由來,成為一樁歷史懸案。

  皇太極改“金”為“大清”,這樣改是有很多因素的,內部因素主要是“金”這個國號已經不符合當時清朝發展的需要,更不利于安撫當時已經統轄的漢和蒙古民族。外部因素,“大清”這一國號符合“大元”和“大明”取號的傳統,而且這個氣勢更勝于前朝。

  當年努爾哈赤有難的時候,就騎著一匹馬逃難,據說這匹馬是青色的馬,因為后面的追兵追得比較急,所以努爾哈赤只能晝夜不停的騎馬,結果把這匹馬累死了。努爾哈赤就對著這匹馬說:“馬兒,馬兒,將來我要是得了天下,我的國號就叫“大清””。當然這個只是一個傳說故事。至于清朝為何叫“大清”?在許多清朝的史書中是有提到的。比如《滿文老檔》、《滿洲實錄》、《清太宗實錄》等官書中均未作任何記載,雖然學界有著種種說法,但是仍然為一個歷史之謎。

  目前史學家主要從這幾個角度來考慮這個問題:一,當時的政治狀況、軍事、文化和民族的態勢,考慮到皇太極剛剛建立大清為國號的同時,采漢式尊號、用漢式年號、上漢式謚號,以及制定漢式皇帝儀仗、冠服,甚至祭祀孔廟等等的情況,則漢式國號“大清”,取義自然應該是本于漢族經典,合乎漢族傳統文化,順乎漢人一般的思想觀念。沿著這一思路,我們也可以從大清在氣勢含義等方面,完全壓倒了“大明”。

  由此而發的關于大清國的“大清”的諸種猜測主要有以下幾個:(一)有的人從文義上釋“清”為“掃清廓清”之義。(二)而最易見出的,“明”屬火,明國姓“朱”色赤,赤為火色;而“清”、“滿洲”(新定族名)三字都帶水。此符合五行相克說之水克火,寓清滅明的吉祥之兆。又原國號“金”,以五行論,犯火克金的忌諱,皇太極之廢“金”,可能這也是一個原因。金啟孮進而認為:“‘清’應是‘明’的同義詞,有與‘明’比美之意。從太宗改元‘崇德’,可為旁證;‘祟德’與‘崇禎’亦有比美之意。”(三)就為政而言,“清”可以表示王者的風范,王政的理想。“清平”即太平,“清時”即太平盛世,“清晏”即清靜安寧,“永清四海”即天下永遠安寧。又有“清明”一詞,尤其值得注意。《詩·大雅·大明》:“肆伐大商,會朝清明”,《禮記·孔子閑居》:“清明在躬,氣志如神”,《禮記·玉藻》:“色容厲肅,視容清明”,都是“清”在“明”前,“清”居“明”上。

  可見,從上述我們可以推斷出,從漢文化系統而言,皇太極所命名的國號為“大清”,在氣勢和含義上是可以壓倒“大明”的。

  同樣,在女真或滿洲方面,“大清”的來歷及意義又有什么說法呢?依據眾多史學家的研究得出:日人市村瓚次郎指出:“金與清在北京音稍有相近,金為Chin之上平,清為Ching之去聲。北京人可明確區別開,然外國人則頗易混同。”有部分學者肯定這一說法,認為:“清即金之諧音,蓋女真語未變,特改書音近之漢字耳。”也有專家認為,“清”與“金”為一音之轉,這兩個漢字在寫法上雖異,而在滿語里發音卻無差別。他說:“撫近門款識漢文之大金,滿文卻即系后來通用之大清。因知太祖稱國號為金,至太宗改號清,不過改漢字之寫法。其實滿人讀金、清同音,改號乃改漢并不改滿,漢文之大金,稱至崇德元年四月以前為止,滿文之大金,終清世未有異也。”《清代全史》也附和說:大清為大金近音字。太宗之所以堅持更定國號,是因為“金”曾激起漢族人民的仇怨太深,不稱“金”可以減少他們對清朝繼續擴張勢力的阻撓。再則,這是太宗已定下入主中原之策,原來的金朝最多統治半個中國,太宗要建立全中國的一統天下,為適應政治上的需要,更定國號為“大清”,它是太宗重定國號的又一動機。

  以上的說法主要是從漢語的角度來解釋的,又有很多人把“金”轉換為“大清”進行分析。然而清朝官書沒有記載“大清”之事,說明它不是文館的文官、舉人們所承擬的,因為他們的建議一般記錄在冊。因此,有學者認為:“大清”這一國號并非來自漢語,也不是滿語固有詞,可能是滿語中的一個蒙古語借詞,即“代青”( daicing)。因此,大清國的意思應為“上國”(“至高無上之國”),或“善戰之國”。其根據如下:

  其一,“大清”不是漢文“大金”的一音之轉。因為漢文的“大金”與“大清”的寫法、讀法不一樣,滿文“大金”與“大清”的寫法、讀法也不一樣。大金的滿文為aisin gurun,而大清的滿文為amba daicing gurun。

  其二,皇太極對滿語等滿族文化情有獨鐘,不愿放棄,故很難推想他會以漢語命名其國家。天聰八年(1634),皇太極曾下令“事不忘初”,將其統治下的后金官名、城邑名一律改成滿語。時隔僅兩年,他用漢語來命名其新政權的可能性不大,而用滿語的可能性較大,但滿語中又無daicing這一固有詞匯,只有蒙古語借詞daicing。所以,大清國號,實源自蒙古語。

  以上清史研究專家的論斷,各有其理,又互為補充。以此可見,1636年皇太極易“金”為“大清”,可謂是各種內、外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就主要的內部因素言,“金”國號已不足以規范其未來的發展,更不利于安撫其已統轄的漢、蒙民族;以關鍵的外部因素論,“大清”國號合乎“大元”、“大明”取號的傳統,氣勢、取義更勝過“大明”。

  福臨即位以后,“大清”也正式天下共號。
文章來源 www.wwckpw.icu


西游争霸手机游戏